常天师换了一身便装后又出现在了庄园里,龙虎山碰上这么一遭事,道门的一些大佬都没有走,他们一直在闲谈那个突然出现的青年是何方神圣,王长生出手太过简洁和利索了,从这一点上谁也没品出来来者是哪一方的。

  常天师坐在椅子上,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,然后正色的朝着几位大佬拱手说道:“龙虎山丢了点脸,说大么无非就是颜面不好看,说小么犬子受了些伤,我在这里恳请各位道友帮个忙,如果以后一旦发现了那两人的行踪还请知会一声,龙虎山上下必定感恩戴德。”

  茅山掌门点头说道:“那是自然,道门上下同气连枝原属一脉,常天师有话我们自然会留意的”

  其他几人也都在附和着点头,唯独扶九翘着一条二郎腿扣着指甲没发言,常天师略微皱眉问道:“九爷在长安城人面最广,不知你可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,要是知悉的话还请言语一声”

  扶九抬起头笑了,摊着手说道:“天师你也说了,我是在长安城人面广,他们可不是长安里的人,我当然不认识了,也眼生的很呢。”

  “九爷可认出他出的那一剑,是什么来历?”常天师问的话,别人也同样好奇,尽管离得挺远但他们也感觉到了那一剑带来的威慑力,抛开这些天师和掌教不说,自己门下的弟子若是对上了王长生,是什么结果还真不好说。

  扶九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还是眼生……”

  昆仑观人倒是一直都在世间各地坐镇,观下行走也确实一直在走,但差不多得有百年多了,昆仑剑阵就算有人用过,也绝对没有在人前用过,或者说用了之后看见的人都已经不存在了,除非是跟陈青山或者杨來玉相识的,就像白马山的那位观主偶然之间见到了,剩下的真无人得知这把昆仑镇观之宝的面目。

  茅山掌门感慨着说道:“我原以为各家弟子都很优秀了,没想到山外有人天外还有天,那把剑暂且不说不相识,他那一手隔空画符却已经把我们这帮后背甩出了半条街去,真是够汗颜的了。”

  常天师眯了迷眼睛,尽管不愿承认,但不得不说的是他向来认为不错的儿子,跟对方相比之下,是差了一筹左右。

  常天师思索了片刻,忽然抬头问道:“是不是洞天福地中,又有人出来了?”

  茅山掌门,扶九,还有几位大佬都顿时一愣,半晌无声,洞天福地是他们很不愿意提及的一个地方,道家有七十二洞天三十六福地的说法,可至少几百年了这些地方也很少有人现身过,久而久之的就都不去想了,可不想不代表不存在啊。

  扶九拧着眉头晃了晃脑袋说道:“有规矩在,他们不会如此堂而皇之的钻出来的,就算有人来了,也是脑袋夹在裤裆里藏着掖着的,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,其实啊除了洞天福地,这世间神秘兮兮的地方也不是没有,关外到长白,北有祁连,昆仑,雪域高原,南海那么多无名的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道爷不好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鹰掠九天只为原作者狼吞虎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狼吞虎咽并收藏道爷不好惹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