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荒之中,血腥冲霄,染红了河洛山川。

  杨三阳一个人站在东昆仑,看着天南地北四个方向,许久不语。

  在不远处,娲与伏羲唉声叹气,眸子里满是凝重。

  杨三阳的双目中,写满了失望、失落。

  苦苦谋划数百会元,终究是失败了!

  他为太一搭建好了棋局,安排好了套路,只要太一肯按照他的套路走,不出一个会元,太一便能卷土重来,再次冲击帝王大道。

  可惜,太一叫他失望了!

  他精心布好的棋局,被太一砸的稀里哗啦,太一自己掀翻了桌子。

  “大兄,你别难过,现在妖庭中的那位,不是太一,而帝俊!”娲叹了一口气。

  “都是同一个本源孕育而出,又有什么区别?”杨三阳叹息一声。

  曲终人散,妖庭一片凄凉。

  杨三阳背负双手,看向远方:“他依旧是太一,不过是被天道意志侵蚀,被魔祖的本源侵蚀罢了!他自己产生了错觉!太一与混沌钟融合,混沌钟不灭,太一又怎么会死亡?”

  错觉!

  全都是错觉!

  大荒之中,杀机冲宵血流成河,西昆仑之巅魔祖面色凝重的站在山巅,皱眉不语。

  “毒瘤,必须除去!”魔祖皱眉:“那一缕魔念,已经与天道意志融合,众生的七情六欲,逐渐被帝俊感知吸收,最终众生之力,会污浊了天道。那一道天道意志,也会污浊了天道。”

  头疼!

  魔祖不不是一般的头疼!

  但是魔祖却无能为力。

  “或许,还有一个办法,只是却需要陷空老祖、秩序之神、天哭相助我一臂之力!如今大荒众生真灵,皆在招妖幡内,众生面对强势霸道的帝俊,毫无反抗之力。唯有人族,真灵依旧存在!可是,人族有后土镇压,想要对人族动手脚,便不可能绕过后土的耳目。而一旦惊动了后土,便等于惊动了那狗蛮子。而想要达成所愿,便需先说服后土!”

  魔祖心头念动,背后走出一道人影:“去,请陷空、天哭、秩序之神,以及后土一见。顺便,连带将你父麒麟王请来。”

  道义恭敬一礼,然后转身离去。

  他知道,魔祖肯定遇见了大麻烦,自从跟在魔祖身边,他就从未见过这般愁容不展的魔祖。

  魔祖有请,陷空也好,天哭也罢,大家虽然有仇,但依旧是来了。甚至于后土,麒麟王也悄然赶来。

  众人悄然赶来,然后站在山巅,一言不发,没有斗嘴、斗气的兴趣。

  毕竟,凌霄殿中的一幕,还有天空中不断滴落的血雨告诉众人,这大荒天变了。

  圣人陨落,这是压在所有人心头的一座大山。

  众人汇聚于一堂,虽是生死仇敌,但却难得没有斗嘴。

  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!

  “诸位,咱们前尘旧怨,暂且都放下,眼下却是出了一件大事情!”见到该来的人都来了,大荒最顶尖高手汇聚于此地,魔祖不紧不慢,将太一融合天道意志,魔之本源的事情不紧不慢的叙述了出来。

  “砰!”

  此言落下,众人俱都是面色骇然。

  天道开启灵智?

  天道有了七情六欲?

  开什么玩笑?

  自己还要不要活?

  “老祖此言可是当真!”陷空老祖声音里满是悚然。

  “太一身合天道意志,已经开始凝聚法则之眼,那法则之眼却是以众生七情六欲为食,一日强过一日!若不能早日将太一诛杀,待到那法则之眼彻底凝实,融于天道,整个天道将会被众生的七情六欲侵蚀!诸位都是大荒最强之人,今日召集诸位来此,却也不得已而为之!”魔祖声音里满是无奈。

  “帝俊已经无敌了!魔祖纵使召集我等,也难敌帝俊手段,除非老祖请出四位圣人,或许有机会制衡太一!如今我等只能凭借帝朝,在太一手下勉强自保!”秩序之神面色难看,众人面对着强势霸道的太一,活命便已经是够艰难,又有何本事讨伐太一?

  “圣人渺渺无踪,除了道果,没有人知道圣人的下落。我纵使想要将其请来,也是有心无力!”魔祖苦笑:“除非是扬眉,我倒是有几分把握劝来。”

  “若能将那狗蛮子请来,或许有机会对付太一!那狗蛮子出面,必然可以请出圣人,瓦解了妖庭大势!”后土道了句,眸子里满是凝重。

  “那狗蛮子与太一之间龌龊至极,对太一死心塌地,根本就无法说动!”魔祖苦笑。

  “那也要将其拉下水”后土声音里满是凝重:“那狗蛮子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太上执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鹰掠九天只为原作者第九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九天命并收藏太上执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