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后回到宫里坐了半天,人还是木瞪瞪的,她不明白,和蓝柳清在一起的应该是秦典才对,怎么成了皇帝?听皇帝的语气,似乎知道她给蓝柳清设圈套,可知道了却没有任何表示,是不打算追究吗?她最想知道的是,皇帝看到秦典了吗?

  银月端了热奶茶给她,“娘娘,喝口热茶暖暖。zptxt.com”

  皇后接过杯子,“你确定秦典去了吗?”

  “去了,守在那里的人看到了才回来报信的。”银月也很纳闷,“可后来怎么变成了陛下?”

  皇后捧着杯子喝了几口热茶,人精神了些,“难道那么巧,秦典刚走,陛下就过去了?可陛下为什么会去那里?”

  银月站在那里琢磨了半响,说,“娘娘,陛下起身的时侯,蓝贵妃走了也没多久,那个时侯,秦大人应该还在,如果陛下在路上没耽搁,应该看到了秦大人,难道陛下是故意放走秦大人的?”

  “陛下为什么放走秦大人?”

  “为了替蓝贵妃保住脸面。”

  皇后想了想,摇头,“那不是陛下的性格,他不能容忍背叛,更何况是秦典。”

  银月想到一个担心的问题,“娘娘,奴婢看陛下好像知道了一点什么,虽然当场没说什么,会不会……秋后算账?”

  皇后也担心这个,如果皇帝没看到秦典,又知道她设局害蓝柳清,以蓝柳清在他心里的份量来看,他不会善罢干休,他现在不动手,只是还没找着合适的机会。

  她站起来在屋子里踱了几步,仰天叹了一口气,“事情已经这样了,怕也没用,静观其变吧。”

  银月卟通一声跪下来,“娘娘,都是奴婢不好,奴婢没把事情办好,娘娘惩法奴婢吧。”

  皇后没看她,目光落在描凤的柱子上,“起来吧,跟你没关系,天意如此,本宫谁也不怪。”

  ——

  蓝柳清跟着皇帝回了前庭,一路上都在观察他,但直到睡觉,皇帝也没有半点异常,依旧对她和颜悦色,德玛送补汤来的时侯,还是他接过来,亲自喂给她喝的,睡觉的时侯,跟往常一样,给她暖着手和脚,临睡前,也一样轻吻她的额头,说,“睡吧。”然后,闭上眼睛,再无多话。

  就因为太正常,正常得让她觉得反常。他不问她为什么到小树林里去?不问她身边为什么没有侍女?他什么都没问,那双眼睛却像洞悉一切,皇后带着人过来的时侯,他一点也不意外,语气讥讽,应该是猜到了事情的始末,那些她都不管,她只想知道,她和秦典的对话,他听到吗?或者,听到了多少?

  她从墙后面转出去的时侯,他已经在小树林里了,她抬眼的时侯,看到他神情有一丝古怪,但只是瞬间,他便恢复正常,对她笑起来。

  这个男人太会隐藏自己的情绪,什么都打不败他,他有颗石头做的心,无坚不摧。在这场游戏里,一直处于下风的,是她。

  有人惶然,有人焦虑,更多的人在观望,所有人都觉得皇帝不会就此罢休,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阴谋,他不会视而不见。但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家有王妃初长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鹰掠九天只为原作者墨子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子白并收藏家有王妃初长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