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着杨三阳的嘀咕,魔祖有一种打人的冲动。

  洗牌?

  洗你个锤锤!

  洗牌也不能这么洗啊,大荒各大神朝老祖,各路大罗真神杀的干干净净!

  “你在不出手,可是来不及了!”魔祖心急如焚的看着他。

  杨三阳闻言笑了笑,慢慢闭上眼睛:“我不信你说的话!”

  “……”魔祖气的无语凝噎,想打人。

  “你会后悔的!你会后悔的!”魔祖气急败坏的飞出八景宫,不知所踪。

  “轰~”

  一声巨响,三十三重天震动,四位圣人齐齐联手,终究是自妖庭撕裂出了一道缝隙,陷空老祖、天哭、秩序之神二话不说,立即冲了出去。在其后各路大罗真神紧随其后,唯有乾坤老祖倒霉,恰巧被帝俊的神通砸中。

  “砰~”

  一声巨响,乾坤老祖身躯被洞穿,裂开了一道手腕粗细的口子,金黄色血液飘洒,然后一股天道之力垂落,飞速的修补着其伤口。

  “帝俊,我乃是圣人,你虽然你虽然实力在我之上,但却奈何不得!”乾坤老祖面色阴沉的看着帝俊,他有心顺着那撕裂的裂痕遁逃出去,可惜却被帝俊纠缠住,根本就走不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道裂痕逐渐愈合。

  不过,乾坤老祖却是并不慌乱,只是冷静的看向对面,眸子里露出一抹凝重。

  不死不灭,乃是圣人的最大依仗!

  死圣人,也是圣人。

  “哦?是吗?”帝俊嘴角露出一抹嘲弄。

  “你又何必大动干戈,我等从未背叛过你,你既然回来,还是妖庭的主宰,享受天下气数,又何必做下这等惨绝人伦的血案?”乾坤老祖静静的看着帝俊。

  “可笑!莫以为我在太阳星中涅槃,不知尔等这数十会元所作所为!我已经炼化了天道之眼,虽然身处太阳星,但外界的事情,尔等的动作,却是瞒不过我!”帝俊周身混沌之气缭绕,站在上方静静的看着对方:“你是神族,朕也是神族,朕成为天下共主之后,对神族不薄吧?四大天王,俱都由神族担任,可是尔等呢?尔等是如何回报我的?”

  “这天下是我打下来的,你今天的所有一切,都是我赐予你的,否则诸神早就没落,成为了丧家之犬!而你,不思忖报恩也就罢了,竟然想要将我妖庭架空我又岂能容你?”帝俊冷冷一笑。

  “陛下此言谬矣,非我架空妖庭,而是下界大荒形势变幻犹若云雾,难以预料。我等是替陛下镇守天下,只要陛下回归,我等自然将政权归还陛下。可是,你呢?你竟然叫我等跪下?士可杀不可辱!我等乃大罗真神,就算天地乾坤都不跪,更何况是你?你今日在凌霄宝殿内大开杀戒,乃是自绝根基,自绝于天下!”乾坤老祖看着帝俊,不知为何,纵使是他此时圣人心境,也不由卷起一股敬畏。却也不知,这股敬畏来自于哪里,就像是动物界的食草动物碰到了掠食者,那是一种来自于本能的畏惧。

  “自绝根基?只要将尔等都杀了,一统天下不过是弹指之间!”帝俊冷然一笑,下一刻背后法眼内一道神光迸射:“你说圣人不死不灭?呵呵,真正的圣人确实是不死不灭,可你不过一伪圣人罢了。今日,我便屠了你,以杀鸡儆猴震慑天下。”

  “杀我,呵呵!”乾坤老祖绝不认怂,面对帝俊射来的法则之光,周身圣威流淌,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。

  “砰!”

  东皇钟响,伴随着凌霄宝殿内的三百六十五件先天灵宝卷起大阵,只听得乾坤老祖一声惨叫,根本就毫无反抗之力,整个人竟然被法则之眼吞了进去。

  那法则之眼此时好像是择人而噬的大嘴巴,吧嗒吧嗒着将乾坤老祖吞了,然后竟然又凝实了几分,一缕黑光在眼眸内流淌。

  天降血雨,日月同悲,圣人陨落,大荒世界俱都是心有所感。

  八景宫中

  杨三阳手中一礼丹药坠落在地,眸子里露出一抹骇然,看向了八景宫下,过了一会才道:“娲,你明日即刻通告天下,就此隐退,不再插手妖族的事情。”

  “大兄,陛下实力何时有这般恐怖了?”娲的双眸内满是不敢置信。

  杨三阳闻言沉默,许久后才道:“照办便是。”

  南天门外

  众人面色狼狈的自妖庭中逃出,尚且来不及说话,冥冥之中一道啜涕响起,席卷大荒世界。

  天哭!

  圣人陨落,对于大荒世界来说,是一种莫大损失。

  “乾坤道兄他……他……他……”陷空老祖身躯颤抖,眸子里满是不敢置信。

  “圣人不死不灭,他怎么会陨落?”天哭瞳孔紧缩,眸子里满是不敢置信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太上执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鹰掠九天只为原作者第九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九天命并收藏太上执符最新章节